当前位置: 河池桂风网首页 > 河池美食 > 正文

尝一口黄腊李,叫一声“好”

来源:河池日报  时间:2021年06月25日 11:12

 不是每一种李果,都能让你情不自禁地叫好。除非你来到南丹,除非你尝到地道的罗富黄腊李。

 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甘心情愿为一枚李果叫好,除非你学会与一颗李果对话,除非和你对话的是南丹罗富的黄腊李。

  甜,是一定的。没有甜味,黄腊李就失去了它的本色。甜得爽心,甜得自然,甜得毫无顾忌……但是只有甜,还远远不够,一枚有内涵的黄腊李,必须能读懂你的心事,必须是酸甜苦辣涩五味兼有。只有这样,它才味道协调,体感净爽。

  每到黄腊李成熟的季节,总会让我由衷的振奋,一是可以犒劳一整年寡淡的肠胃,二是有机会显摆一下作为南丹人的优越感。

  “天下李果到处有,南丹黄腊李独一家。”离开南丹,就种不出黄腊李了,就算种植出来,口感差异也是千差万别,和南丹黄腊李一对比,就感觉不在一个层次之上,永远吃不出南丹的味道。

  难怪,这个具有果中珍品的黄腊李,会被打上了厚重的地理标识,可见其生长环境的重要性,所以说,南丹与黄腊李之间鱼水深情。

  记得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,我刚从乡下调进城区不久,单位领导安排我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就是到南宁某单位送礼,当然,要送的正是黄腊李。那些年,中央还没出台八项规定,地方土特产需要强力向外推荐。接到任务后,我迅速联系罗富亲友,要求果农清晨四点上树采摘,上午九点分装成礼品盒,一共装了320盒黄腊李向邕城进发。担心天气太热,影响李子清脆的口感,我们把车内空调温度调到最低,上层礼盒盖子打开,一路不停歇,从乡间道路转到国道210,然后再上高速,经过5个多小时的跋涉,下午三点前赶到区厅,320盒新鲜的黄腊李在各办公室里被打开。负责对接我的李处长首先打开一盒,取出一个,用纸巾擦拭一下,放进嘴里,用力一咬,果汁飞溅到我的脸上,他嚼了几口,向我竖起大拇指,叫了一声“好”。

  我来不及抹去脸上的果汁,从礼盒中挑出一个外观半红半黄、果肉丰满的李果递给他说,李处,这个应该更有一番味道。李处长重复吃第一次李果的动作,狠狠咬一口之后,大声说道,更好!

  从李处办公室出来,经过其他各处室办公室门口,都能隐约听到大家各自都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,正专心享用着我送来的黄腊李,一阵阵脆响夹杂着赞美之声从门缝挤出来,一声声“好”此起彼伏。

  那一刻,我一整天的劳累消失殆尽。

  深夜,回到南丹,一位来过南丹从事教学研究的老教师从省城打来电话说,小宋,你送来的李子我吃到了,挺好吃,可惜太少了,我跟我老婆只能用“剪刀、锤子、布”的方式来吃这黄腊李。现在只剩三颗了,不懂它们还能不能坚持到明天。

  我一边嘴上道歉,一边邀约他到南丹来自己摘。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服。按理说我送出去的这些李子,就他的级别,是还轮不到的,可能是他的某个当处长的学生借我的李子孝敬他了。

  之后,每年送李就变成常态。中央八项规定之后,送李成了个人行为,到了黄腊李成熟的季节,外地的朋友都纷纷致电我,不问别的,直截了当,就想要几斤黄腊李,还问价格,想给我打钱。说实话,那些时候,像我这种工薪阶层,是真正出现了“青黄不接”的现象,黄腊李成熟季节,我们的工资就会变成一颗颗黄腊李,不断从南丹走向南宁柳州桂林,广州深圳珠海,北京上海杭州……有一次,我还为某位朋友远在香港的亲戚发过货,我的工资竟然飞到香港去了。那些年,我总在想,我们工资项目里如果增设一栏“地方特产费”该多好,就像以前的洗理费或者别的费一样。

  当然,没有“地方特产费”,黄腊李还得照常采购,照常发货,照样把我的工资用到别的城市去,和外地朋友情感的升华还得靠黄腊李。多年来,外地朋友打电话沟通感情,最后一句话会不自然的问道“黄腊李”准备成熟了没有?

  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接到类似电话就会惶恐,既怕工资不够用,又怕有钱无处买,更怕遗忘了谁、得罪谁……

  要知道,黄腊李很小气,一语不合,说绝收就绝收。无法引进大棚的黄腊李,只能看老天吃饭,能否丰收,老天说了算。进入花开挂果的季节,突然来一场冰雹,这一年黄腊李就会颗粒无收,那时候,你再有钱,也于事无补。

  近些年,南丹县黄腊李产业在党的富民政策指导下发展迅速,种植面积扩大,防范冰灾有了一些预见性的办法,连年产量提升,果实与十多年前相比,算是很充裕了。果农最开心的事,就是只要把果树种下去,就等着丰收,管护成本很低,无需喷洒农药,不用培土施肥,任凭它自由生长。绿色生态环保的黄腊李,一旦提起,就让人垂涎欲滴。

  当然,黄腊李的采摘还是需要一点功夫的。品相美、果汁多、口感好黄腊李,常常挂在树龄大的果树上,树高几层楼,果挂树梢头,伸手摘不到,摇落就烂了。当地果农发明了一种采果神器,就是在一根长长的竹竿顶端,用铁线挂一个小袋子,远远地把这个袋子伸到挂果处,套上去,一拉一个准。当然,这又得考眼力了,我几次出去采摘,脖子扭弯了,眼镜起雾了,果没采摘到几颗,又迫不及待在树上享用,自己一边吃,一边叫好,树下等待的同行人干咽口水。

  实在是等不及了,他们干脆拿一块大大的彩条布,几个人在树下牵着,我上树用竹竿敲打,顺便摇几摇,一会儿,彩条布上全部铺满黄腊李。收拢装进背篓,背着回到屋里,慢慢选,慢慢吃,慢慢品头论足,慢慢嬉闹叫好。

  当然,黄腊李天生就是天、地、人的综合体,一些挂得太高的果实,我们摘不到,就留给鸟雀。一些熟透了,来不及采摘的,落到地上,就回归土地。那些落入背篓的,就留给喜欢它的人们享用了。

  据当地人说,经常出没果园的鸟雀,叫声特别清脆,婉转悦耳动听。而且李园的泥土特别肥沃,树底下开出的野花,格外妖艳迷人。吃过黄腊李的人,肤色异常滋润,而且人缘特别好,生活中特别会谦让。

  鸟雀的叫声和树下的野花我是听过也见过,但是真没感受不一样,也许我还没读懂它们,所以无法考究。

  但是,吃过黄腊李的人,我见过的多了,肤色圆不圆润我不敢说,但是整个罗富镇的男男女女,他们脸上的粉刺确实少见,罗富人说起话来语音婉转,唱出的山歌常常撩动心扉。我想,像我这种情趣暴躁说话瓮声瓮气的人,在吃过黄腊李之后,应该变得特别知性,说出的话婉约了吧。

  我有幸和连续两届罗富镇党委主要领导师出同门,没到罗富工作之前,我觉得他们和我差不多。但是到了罗富工作之后,他们异常谦和,举止投足之间,显得端庄大气,见面问好,有事没事,都夸夸别人。这是不是黄腊李吃多了,李树爬多了,看得高了,眼界辽阔了,他们已经学会和黄腊李对话,这些年代久远的李树是不是读懂了他们的心事,这我还真不好说。

  难怪,来到南丹,去到罗富,很多人尝一口黄腊李,会情不自禁,脱口而出,叫一声“好”。

  近年来,南丹县紧紧围绕“党建+特色水果产业”的脱贫思路,把党建工作触角延伸到黄腊李产业发展中,通过“党建引领+基地示范+能人带动+群众参与”的模式,发挥党员能人的带动作用,以基地为中心,以合作社为引领,辐射带动贫困群众大力发展黄腊李产业,实现党建工作与特色水果产业深度融合,使黄腊李产业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起到重要支撑作用。

  我想,这应该不仅仅是对一枚李子的赞美吧!那些在李园里忙碌的果农呢?那些为黄腊李不断走出家园,走向祖国各地的公务员、商人、果商呢?

  尝一口黄腊李,真得好好地,叫一声“好”!

桂风起
桂风网
双微平台
m.guiwin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