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河池桂风网首页 > 河池驿站 > 正文

日媒:一名前学生信徒讲述其被“统一教”洗脑的故事

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 时间:2022年09月19日 17:20

【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9月16日消息,通讯员:黎亚纳】据《日本时报》9月12日报道,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引起国际关注,成为嫌疑人山上彻也作案动机的“统一教”也引起广泛热议。近日,一位“统一教”前学生信徒讲述了其被“统一教”洗脑的经历和摆脱该邪教的过程。

2012年9月,在东京“统一教”日本分部举行的文鲜明纪念弥撒上,一名信徒举着文鲜明的画像走向祭坛。图源:路透社

石川浩二(Koji Ishikawa),现年42岁,是日本耶稣基督教会——冲绳县那霸平安教会的牧师。石川在进入青山学院大学(Aoyama Gakuin University)前一直独居。上大学后,他发现大学生活颇为无聊,周围的人仿佛多在虚度光阴,除了玩乐什么也不做。1999年5月,一名自称是高年级的学生找到当时才大一的石川,邀请其参加所谓的“国际交流俱乐部”。

当时的石川想寻求刺激,立即同意加入。随后,他被这位高年级学生带到一个学生公寓。当时的石川并不知道这实际上是“统一教”的一个学生活动基地。

一个房间被称为“视频中心”,是“统一教”学生组织的招募场所。在房间里播放的视频片段中,有“统一教”创始人文鲜明拥抱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,并在各国代表面前发表演讲的场景。

石川回忆道,自己当时非常激动,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一个人(指文鲜明)。房间里还有其他几个学生,但只有石川是大一新生。将石川带来的男子一直面带微笑,问他对视频的看法,以及对他大学生活的看法,石川的每一句话他都热情回应。

过了一会儿,其他学生到另一个房间讨论。讨论结束后,那名男子邀请石川参加为期两天的夏令营。石川后来了解到,在讨论期间,那名男子一直在向一位负责人咨询夏令营的邀请事宜。在他们眼里,放松警惕的石川,是个完美的目标。

夏令营安排在周末,石川被送到茨城县土浦市的一个“统一教”教堂。来自关东地区的30多名大一学生一同参加夏令营。石川心想:“希望能在这里交到朋友。”

洗脑营

参加夏令营的费用是1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488元),上午有两节90分钟的“课”,课程内容为大声朗读翻译版的《圣经》。

这里的午餐比学校食堂的丰盛。吃饭时,新老学员面对面坐着,新学员不允许随意交谈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。如果给营地外的人打电话,须提前“请示”。

石川逐渐养成了向小组负责人阿贝尔(Abel)汇报的习惯。等待指示而不是自己做决定,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灌输的。

下午,举行了一个关于“统一原则”的简短讲座。尽管对讲座不感兴趣,但石川还是按部就班地参与了所有活动。“虽然不明白那些教义,但每个人看起来都是好人,”石川当时告诉自己。

晚上会有表演比赛,石川和一个老信徒搭档,赢得了比赛,并得到了大量的“赞美”。石川后来才知道,“统一教”在揽获信徒的过程中,把重点放在了“赞美新人,以营造亲密的氛围,让他们放下戒心”。教派还确保切断他们与家人和朋友的“外部联系”,老信徒总是在他们旁边“监视”。

“为期两天的夏令营只是洗脑的开始,筛除了不认真的学生。我很适合他们,因为我很忠诚,”石川回忆道。他没有告诉父母夏令营的事,因为他想表现得像一个独立生活的成年人。

夏令营结束时,石川从一名老信徒那里得知,这其实是“统一教”的聚会,他感到非常震惊。他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组织,但当他想退出时,已经晚了,他无法打破当时已经建立的“亲密关系”。

在两天的夏令营之后,有一个六天的夏令营,随后在暑假期间又有一个40天的夏令营。

到为期40天的夏令营开始时,最初的30名新人中超过一半已经离开。此时,这些新人能够互相交谈,这意味着该组织的洗脑工作已经取得效果。教义也逐渐变得更加极端,在这种教义下,教派将共产主义称为“邪恶”,将团体之外的声音称为“撒旦的观点”。

“揽获信徒的整个过程都是线下操作的,”石川表示。“他们不允许任何人与外界接触,直到他们完全沉浸在教义中。”

为期40天的夏令营结束后,石川搬出了他的公寓,并开始在他第一次参观的公寓与学生信徒一起生活。他在学校没有朋友,公寓是他唯一感到有归属感的地方。彼时,距离他被招募之日起已经过去了6个月。

通过欺骗筹集资金

和其他五六名学生信徒一起住在公寓时,石川把从父母那里拿到的每月10万的零用钱作为生活费交给了组里的组长。他不带钱包,每次买必需品都需要向负责人交费。一日三餐由同学准备,教派向新成员提供果汁和小吃,成员需要得到负责人的允许才能饮用或食用。

石川浩二在大学期间写的记事本,其中一页显示了“统一教”使用的特殊措辞。图源:《冲绳时报》

公寓里除了用于招兵买马的视频中心,还有一个祈祷室,挂着“统一教”创始人和他妻子韩鹤子(Hak Ja Han)的照片。房间里没有电视或收音机,吃饭时他们会互相汇报他们为夏令营招募人员的进展。

石川是一个狂热的信徒,他在早上7点醒来,去大学上课。下课后,他会上街进行招募活动,一直到晚上八九点。他的目标是独居的一年级学生,如果目标和父母住在一起,招募很有可能会失败。和他自己一样,刚进大学且表情严肃的同学,加入的几率很高。

如教义中所述,学生团体也致力于为教派筹款,以“创造人间天堂”。主要的方法是挨家挨户推销东西,比如每包三条的洗碗巾,每条售价2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97元),他们谎称这些物品由残疾志愿者包装的。一个六人小组的日销售配额是3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4550元)。

该小组走访了关东地区的农业和渔业村庄,因为他们发现住在这些村庄的人都很善良,富有同情心,愿意购买这些物品。

“小组里有些人良心不安,我也有负罪感。但每当我想表达出来的时候,阿贝尔冲我大喊,‘就算你死了也一样要去做’,”石川说,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了。

有时,他们会在早上6点出发,一边喊着“我们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卖”,一边不停地推销14个小时。晚上,他们会去市区寻找买家。精疲力竭的石川经常在大学课堂上睡觉。

2002年夏天,在石川成为“统一教”成员三年后,一个基督教会联系他的父母,讨论他的情况。这个位于东京的基督教会一直致力于帮助信徒脱离“统一教”,他们从另一名学生信徒的父母那里获得了石川的信息。基督教会和石川的家人开始了帮助石川脱离“统一教”邪教组织的行动。

逃离

由于石川完全沉迷于“统一教”安排的活动,导致他学业荒废,不得不在学校复读一年。

东京教堂的牧师告诉他的父母,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帮助石川离开这个邪教组织。

接到家人电话后,石川开车去见牧师。但在途中,他从汽车后座逃走了。根据“统一教”的教义,非信徒的外部世界是“撒旦”和“不知道原则的错误的人”,他同时被灌输,如果被抓,他将“被关起来,遭受可怕的事情”。

第一次营救行动失败。父亲在电话中向石川表示,如果不停止集体活动,就断绝家庭关系。

一年后,2003年春天,石川被带到一栋公寓楼的房间,父亲陪伴在侧,防止他再次逃跑。石川和牧师在那里待了大约一个月。

当他读到关于“统一教”不法行为的文章时,他开始明白,该组织的手段完全违背原来的教义。

尽管他明白“统一教”是错误的,但“统一教”对他来说已经变得不可替代。尽管他在一家快餐店做兼职来分散注意力,但他的“统一教”教义思想始终无法根除。

在周围人的敦促下,石川开始参加一个基督教堂的活动,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。他在教堂遇到的一些人曾经是“统一教”的信徒,他们对石川的遭遇感同身受。

石川在这个最初被称为“国际交流俱乐部”的组织中待了四年,期间他加入了“统一教”,并在挨家挨户的推销中欺骗消费者。

“他们都被谎言所掩盖,”石川回忆道。“但我不认为信徒们觉得自己在撒谎。他们只是在遵循指示,”石川认为,他觉得“统一教”的本质是剥夺个人对对错的判断。

桂风起
桂风网
双微平台
m.guiwin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