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河池桂风网首页 > 河池驿站 > 正文

练功害死了我父亲 毁了我的家

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 时间:2022年09月19日 17:14

我叫李伟,男,今年44岁,山东省昌邑市龙池镇郭疃人。一提起“法轮功”我就深恶痛绝,要是李洪志在眼前,我恨不得对他千刀万剐,是他毁了我的家!

我的父亲叫李连飞,1953年7月生人,我的母亲叫张爱芬,1954年6月生人,都是昌邑市龙池镇农民。母亲一直体弱多病,父亲也因脑血栓要长期吃药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,但从小父母疼爱,家庭和睦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1995年秋,我正上高中,一直体弱多病的母亲告诉我说:“儿啊,一定要好好读书,争取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,不要像我们没文化,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,打不了多少粮食,挣不了几个钱。你是男子汉,一定要争气,我们全靠你了!”为此,我始终努力学习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父母虽然每日劳累,但是一看到我优秀的成绩就乐得合不拢嘴。

转眼就到了1996年夏,有一天放学回到家里,父亲神秘地告诉我和妈妈说,他最近练了一种叫“法轮功”的功法,这种功法非常神奇,“一人练功,全家受益”,练“法轮功”有病就可以“不用打针吃药”,不仅对强身祛病有特效,而且在“升天圆满”后想要什么都可以实现,还给我和妈妈举了很多不打针、不吃药就能治病的例子。我和妈妈当时听了以后觉得很荒唐,便笑着驳斥父亲:“这种功法要真有这么神奇,那医院药厂不都要关门了吗?不要相信这些东西,我和妈妈会照顾你的。”父亲见我们都不相信他所说的话,认真说道:“我练习‘法轮功’已经一个多月了,我感觉挺神奇的,现在我的腿脚感觉利落了很多,而且我的身体感到轻松了许多。”

父亲是个性格固执、一根筋到底的人,他认准的事谁劝都白费。自此,父亲对于“法轮功”的神迹越来越向往,每天是书不离身身不离书,练功“学法”成了他高于一切的必修课,就连睡觉都要把《转法轮》放在枕头边。对于练功活动、和功友们的交流他更是积极参与,回来后还要坚持练功到深夜。慢慢地,他再也无心顾家,也不和亲戚朋友、左邻右舍来往了,“学法练功”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精神寄托。为了尽快达到“升天圆满”的梦想,他每天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少,凌晨3点就起来打坐练功。

我虽然很痛心,但我深知为了改变命运,唯有高考这一条路,于是我更加努力学习。1996年7月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全国著名的航空航天大学,学校老师和领导及村干部都为我进行了庆贺。从此我也就有了自己的梦想,就是当一名合格的航天员,在祖国的蓝天自由地翱翔。

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,当时父亲的抵触情绪很大。无奈的我当时就把爷爷、奶奶、姑姑都叫来,一起劝他不要再修炼“法轮功”,不要再相信这个邪教。我大声地喊:“爹!回头吧,您还不明白吗!不要再受害了!”结果父亲大发雷霆,两眼怒视着我们说:“谁再劝我,我就和谁断绝关系,谁再阻止我练功,谁就是魔!我相信师父会带我‘圆满升天’的。”大家都知道父亲的脾气,也不敢再多说,爷爷奶奶含泪离开了我家,我和妈妈都痛哭起来。但是我们的眼泪、哭声丝毫没有打动父亲,他面无表情,不说一句话就推门走开了。

从此以后,父亲就自己一人住在我们家的一个偏房里,每天回到家里就是把门反锁起来,也不过问我的情况,见我时也没什么表情,每天除了吃饭、干活,就是一门心思家练习“法轮功”。去除了“情”,他觉得自己离“法轮大法”的“开天目”更近了一步。

面对着了魔的父亲,我的母亲终日以泪洗面。2000年冬天,因积劳成疾,又加上心理压力大,母亲病情加重了。更可恨的是,2001年4月,父亲为了追求所谓的“开天目” “得福报”,追求所谓的“圆满升天”,竟然把我给母亲补贴家用的钱偷偷地拿去制作“法轮功”宣传资料。日益劳累消瘦的母亲面对父亲对“法轮功”的固执,面对日益贫困的家境,终于急火攻心,突发心脏病而死。

对于母亲的离去,父亲非但未有悔悟,不仅对“法轮功”的痴迷丝毫未减,反而认为李洪志的光环笼罩着自己,保护着自己“走出来”了,自己对李洪志所说的“开了天目,就飞升圆满”的境界又前进了一步。

事实上,父亲病情日益加重,对此他辩解说:“我有病是因为没有法力,只有练功才能消病,将来开了天目就能通天,还能‘圆满升天’,你们都是常人,不会懂的。”

2003年秋天,父亲突然用抓自己的脸,抓得满脸是血,半个小时后,又用事先准备好的棍子朝自己的头一阵猛击。等我听到声响已经晚了,我父亲已经倒在血泊中,送医院抢救无效也离我而去。这时的我哭天天不应,喊地地不灵!我的父母离我而去,我的家没了,我真是恨极了“法轮功”,无法用言语形容!

如今,20年过去了,本该安享晚年的父母一一逝去,留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相思和悔恨。我痛恨“法轮功”,是它毁了我的一生,毁了我的家。

桂风起
桂风网
双微平台
m.guiwind.com